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网站首页  | 热点透视  | 心理新闻  | 心理治疗  | 个案分析  | 心理咨询  | 中心简介  | 招生培训  | 梦与解梦  | 学术动态  
心理健康  | 专家名人  | 心理文摘  | 儿童心理  | 青少年心理   | 性学七味  | 女性心理  | 中老年心理   | 心理夕阳红   | 心理娱乐    
HyperLink
您的位置:Skip Navigation Links首页 > 个案分析 > 海归博士产后抑郁症害了自己和可爱的新生宝贝   
海归博士产后抑郁症害了自己和可爱的新生宝贝
    阅读次数:1024 

 

中国心理分析网

        山东省中山心理治疗与咨询研究中心  邵咏梅

 

 

一 般 资 料:

X(化名),女,35岁,博士后,某研究院副研究员,汉族,

初诊日期:200852日,

病史报告人:本人

病史主诉:情绪忧郁、心境恶劣、对生活和工作兴趣减低,感觉恐惧、活着没意思5个月,加重月余。

现病史:自从200612月份开始至今,患者心情一直比较低落,内心矛盾混乱,又无处诉说(哭)。尤其是最近一月多来,患者与妈妈、丈夫、婆婆之间的矛盾冲突不断,工作压力增大,心烦困扰(哭),感觉活着真没意思,上述症状明显加剧。

事情开始于200612月初患者儿子早产出生后不久。患者的新生儿子当时比预产期提早40天出生。患者讲述:从儿子生下来后我就感觉孩子不好、不完美,是一个有缺陷的孩子。我生下孩子后,看了大量关于早产儿养育的书籍。我一直希望他能健康一些,再健康一些,甚至幻想他与足月出生的孩子一样健康。但是,这种念头和孩子实际的状况相差太远了,我太不能接受这个现实了,内心十分痛苦,心情很坏,情绪也很低落,有一种很失败的感觉。自己的奶水也大幅减少下来,这又让我很难过。

患者说:儿子出生在医院保护26天后就出院了,虽然他的身体还比较虚弱,但医生说人工喂养是没有问题的。回到家里以后,我们请了白天照顾我的月嫂,这样我白天带孩子还是比较省心,不累。但是晚上当我独自一人带孩子时就感到自己非常吃力,又没有办法,内心十分烦躁,又没有办法说出自己的感受来,只是在内心深处有一股怨气和怒气,当时这种感觉还不太严重。不久后,我的父母也从老家过来帮忙我照看孩子。其实除了妈妈整天抱怨我带不好孩子,还认为请月嫂不好。最难过的是每天晚上,丈夫在政府上班,工作应酬特别多,经常是晚上喝酒到很晚才回家,我独自一人带孩子时,内心感到十分无助,孤独,痛苦,对丈夫也有说不出的怨恨。丈夫一点也不帮我带孩子,我个人想尽力的做到最好,却又感到心力交瘁,力不从心。
患者说:我的情绪一直非常不稳定。尤其是孩子回家后的一个半月时间里,她要固定去医院打一种强化针,打针的同时也把孩子生物钟都打乱了。孩子整天哭闹不止,我的情绪非常低落,经常一个人偷偷哭泣。我也很不喜欢出门,感觉什么都没太有意思,还又要死逼着自己一定要把孩子喂养得最好。虽然丈夫也经常叫我出门去散散心,但是起不到任何效果。我还是认为丈夫不关心我,不关心孩子和也不关心这个家庭。当时不知是为什么,我总是觉得孩子跟自己过在受罪,我也总弄得她不舒服。孩子的整个身体状况也非常糟糕,出院回家后一直拉了两个月的肚子,体重也只有五斤左右。唉,我看到这样的情形就无比的心烦,心情简直是坏透了。

患者说:我看到孩子整个看病过程十分受罪,生不如死的样子,这时我的头脑里不知就怎么逐渐产生了准备放弃这个孩子的念头。接下来,这种念头浮现的次数越来越多,我当时就有点下定决心不想让他再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同时妈妈也认为我的孩子和别人不一样,偶尔她还会露出嫌弃我的表情,这让我更是接受不了,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感觉自己立刻就要崩溃掉了。

患者说:更为严重的时刻是20072月的一天晚上。当时,我3个月大的儿子身体已经调养的比较好了。虽然表面上孩子的状况在逐步好下来,但是这时我的内心状况刚好是完全相反的。我已经无法忍受许多事情很久了,比如一到晚上就是我一个人非常孤单、无助地看着这个哭个不停的小生命,丈夫和妈妈不帮助我,谁也不帮助我,还有就是我早就没了精神和心情,我的心情很坏,自己很没有意思,什么也没有意思。总之,那时我的各个方面都坏极了,太可怕了,我受不了啦,再也受不了啦。在那个晚上,九点中左右,丈夫又出去社交应酬去了,又是我一人独自在这空空大大的房子里看着哭闹不止的孩子,我感到自己心里很凉,自己好可怜、无助,没人理解我、没有人听我诉说,当时我的内心痛苦到极限了……当时我伸出手去掐住孩子的脖子,又慢慢松开僵硬并颤抖的手……过了一会又把手放到孩子脖子上,又缩回来,就这样有好几次。后来孩子不哭了,他睡着了,我也就慢慢地睡了。后来,不知怎么就在睡觉中把孩子压死了。当时我半夜醒来给孩子喂奶时发现孩子死了,我没有叫醒睡在一边的丈夫,我自己也没有害怕、没有恐惧,没有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第二天一早,妈妈从租住的房子那边过来后,她第一个发现孩子没气了,死了。我大哭起来,丈夫也反应强烈,婆婆一会也过来了,大家当时都认定孩子是早产儿,身体太弱夭折而死的。大家还不停地安慰我,怕我太难过伤心,怕我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患者说:儿子就这样猝死后,当时我还在休产假,父母不久就回老家了。我仍是经常流泪,也有内疚、自责和恐慌,情绪低落,还有明显的淡漠状态。丈夫为了让我心情好一些,他就陪我到东南亚出国去旅游一趟。但是所有这些并没任何的效果,我还是和走前一样的情绪低落,经常流一整天的泪水。我的状态没有丝毫缓解。

其实,说说另外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我时常自己也感觉不可思议。孩子刚去世当时和过后很长时期里,虽然我表面上也哭,样子十分地哀伤,可在我内心很深的地方,我好像并不那么真的伤心和难过,相反感觉里好像还轻松了许多。在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有时还会突然冒出上街去逛逛买点自己喜欢的衣服的念头。

在与丈夫出国旅游回来之后,自责和自罪的感觉一直在不停地折磨着我。春节过后不久家人都劝我去上班,我自己也想可能上班一忙就什么都忘了,自己也很快好起来。可正式结束产假上班后,正赶上研究院开始每年一度地申报研究课题工作。我的压力又一下子大了起来。我原本就受不了工作上的压力。当然这些工作我不是做不了,而是我不愿去做,因为那样的压力竞争环境早就是让我受不了的紧张焦虑氛围了。其实,当初回国找工作时我自己死不愿意去研究院工作的。原本自己的打算是,在国外压力很大,回国随便有个工作,靠着丈夫的公务员工作养着我和这个家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我当时就想回国后去个中专和民办学校那样的单位工作就行,没有科研,别人的学历都比较低出很多,随便教点课,不用坐班,没有科研,下课就回家,什么也不用担忧。我早就想要这样的生活了。所以,国外导师怎么挽留我还是坚决回国了。但是,我的家人和丈夫想得跟我不一样,他们都极力督促自己进了现在这个全国都名气很大的研究院。

我学的是理论物理学,对我们所里一般工作基本胜任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同事竞争和科研压力很大,我受不了。所以我就一直不想去做这份工作,可是科研却是我们的主要内容,是将来晋升的基础,又不得不做,不得不去面对。就这样从回国工作之后,我几乎每天都处于一种内心的矛盾争扎状态,每天过得都很艰难,丈夫还不理解,也不关心我。为了这件事,我心理上一直是怨恨他的。同时自己也感到十分悲哀,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孩子死后我又回到了研究院上班,这些原本过去就不好的状态更加地突出了。每天都很难,很为难,不想上班,每天早上不愿意醒来,不想起床,幻想着哪天象孩子一样第二天再也不用醒来。

患者说:大约到200711月之后,我的精神状态慢慢稍好起来。这时期申报的研究课题也通过审批,压力减少许多。情绪方面一般有少量低落忧郁,偶尔有哭泣,兴趣不是很高,但还是可以的。当然平时压抑感较为突出,仍然是想换一个更没有压力的工作环境。

患者说:最近一个多月前,我的状况再一次恶化了。起因是过了2008年春节之后,先是我婆婆再次提到想抱孙子,不久我丈夫也说想再要个孩子。我的精神又开始绷紧起来,压力感立刻大了起来,又开始时晚上失眠,做恶梦。在恶梦中我又多次梦见死去的孩子又活了过来。我平时在工作时也会好像突然被什么惊吓着了一样,突然就会心跳加快,要很长时间才能平静下来。尤其是一个多月前,我妈妈又过来住一段,她也说我年龄不小了,该抓紧时间怀孕再要个孩子。她也嫌弃我这也不好那也不好,我这次真的怕了,有种死到临头的感觉。我不停地想,再生个孩子怎么办?他会不会又早产,会不会又养不活,还会不会再早早死去?我还能活下去吗?我能活到明年吗?从此后,我常常一个人偷偷地哭,丈夫不是会站在我这一边的,我感觉到了极大的无助、无力感。我感觉自己就要大祸临头了。我再也无心工作,不想去上班,情绪非常低落,对身边的一切都没有感觉和兴趣。

患者说:年初,我爸爸又查出癌症,自己本想接爸爸妈妈过来陪着爸爸度过最后一段时间。但是当他们过来住到一起时我和妈妈两个人又不能和谐相处,经常吵架。她总是抱怨我,攻击我。我听了她的话也非常生气,不满,大哭大吵,我经常神经质地情绪严重失控。我的一切全乱了。

患者说:丈夫虽然也发现了情况不对头,也安慰我,劝我,但他工作仍然是不停是忙碌,没有尽头,还是经常晚上在外应酬很晚才回家,那时我早就哭睡了。他很少问我在想什么,很少沟通。最近我感觉自己就要崩溃了,再也受不了。我多次向丈夫提出去看看心理医生的想法,但是他坚决反对我去看心理医生,更不同意陪我去就诊。自从春节过后我的症状再次加重后,他也一直认为我情绪不正常了,但他总是对我说:过一段时间你的情绪就会恢复过来,这不是心理问题。而且丈夫认为如果去心理门诊的话,就是原本没有问题也会被医生说出有问题来。他对心理医生十分不信任。

现在我是实在受不了,我知道再让自己这样撑下去会发生严重后果的,我自己都不敢去想这样的可怕后果。所以,我是从班上偷偷跑来就诊的。

成长发展简史:

患者说:我是一个独生女儿。在很小的时候,妈妈因为家里房子失火烧光了患上严重的心理障碍,这样在我一岁半的时候我被送到姥姥家代养。五岁时才被接回到父母身边。妈妈三十多年来一直服用抗精神病药物,中间也几次住院治疗。她的病情时好时坏。

我从小主要由姥姥抚养长大,更多的童年记忆都没有了,只听大人说我小时候很任性,非常挑食,需要经常被人哄着才行。她们都说:带我比带几个孩子还要难。我五岁多回到父母身边后,妈妈仍是一直病着,她情绪完全不稳定,常常不知怎么就发火摔东西,我害怕极了。我那时那么小就知道什么是失眠。妈妈完全不接受我从姥姥家养成的各种毛病,动不动就厉声训斥我,打我。我感觉自己童年的天总是阴沉的,从来就没有一天是晴天。连太阳也是灰色的。周围的东西也好像没有颜色的一样。那时,爸爸很累又要工作又要照顾很麻烦的妈妈。爸爸好像就没有看到我的一样。

后来长大上学了,我是个聪明的孩子,学习很好,老师对我比较好,我的成绩越学越好,就这样一路上了大学。大学没毕业我就考到美国去上学,一直读到博士后学业完成才又回来国内,与大学的同学,现在的丈夫结婚到现在。

现在想,我应该是一个聪明,固执,冲动,幼稚,孤僻,也非常自私的人。

诊断印象:

1  抑郁性神经症

2 心理发育迟滞

病理分析:

患者心理障碍的表层问题:自患者回国工作面临巨大心理压力后,怀孕并孩子出世和早产,其丈夫关心不够,妈妈批评有余帮助不足等都是促使患者发生抑郁性神经症的原因。

在患者心理基础结构不健全的基础上,她的基本心理特征是缺乏精神力量的。当孩子出生后,对婴儿的照顾喂养相对于母亲来说更是一股的力量。当儿子是早产儿,需要更多的给予,丈夫因为应酬又缺乏精神辅助,妈妈来后指责她没有把孩子照顾到位,又嫌弃她时,患者承受各方压力和付出的力量几乎完全负数 这就使她情绪抑郁,出现轻生念头。在没有外力帮助的状况下,患者早在婴儿意外死亡之前就感觉头脑里不知怎么就逐渐产生了准备放弃这个孩子的念头。在此后发生了伸手掐住孩子的脖子等情形,和在孩子意外死亡而奇怪地体验到自己虽然表面上也哭,样子十分地哀伤,可在内心很深的地方,我好像并不那么真的伤心和难过,相反感觉里好像还轻松了许多,就是很自然的现象了。而当家人再次提出重新生一个孩子等的时候,患者的本质心理疾病也与上述病理机制相类同地被诱发出来,严重抑郁等各种症状再次暴发。

患者心理疾病的深层问题:患者自幼曾经历过一岁半被从妈妈身边送去外祖母家代养的分离焦虑,这个过程对小幼儿的心理含义是经历了被抛弃的恐惧和痛苦。同时,患者的母亲心理障碍之前之后,都是个心理能力不足的母亲,给予患者的不足,这都会在潜意识心理深层上与患者当前生孩子后妈妈嫌弃、训斥和不满对应起来。而患者的这些早年伤害经历都会破坏患者当年幼儿正常的心理发育过程,从而导致患者的心理发展水平停留在非常幼小的阶段,心理结构没有能够健康有效地发展,心理机能没能达到一般成熟水平。这就是患者虽然智力部分非常优秀,但整个人的特征保留在固执、 冲动、 幼稚、孤僻、也非常自私的人的水平。所以,当患者象成年人一样做起母亲来时,她会有那样多而强烈的不能承受了。而当家人再次要求患者再生一个孩子时,她的恐惧抑郁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强度。

治疗意见:

患者的心理机能水平曾经遭受过严重破坏,心理发育中断,在患者的潜意识中压抑有严重的病理性动机冲突。如果没有接受一次深层的心理分析式的治疗过程,她的心理结构和机能是不可能自然发展起来的。这从她母亲的病患经历中是不难理解的,这种心理结构和机能深层的破坏,涉及到意识之外的潜意识里,不可能被简单的心理辅导或教育所改变。其实,她们都足够的聪明和知道

当前应当让患者家人给予认真的配合。一是要认识问题的严重性,认真支持患者长时程心理分析式的治疗而非心理咨询过程。二是要尽量不要再给患者增加压力,包括暂时以心理治疗为主,孩子待到患者心理结构和机能基本健康时再要。因为当前患者无法胜任健康妈妈的一般角色。三是患者家注意保护,避免发生意外,帮助患者建立必要的安全感。还要注意多给予患者情感上的支持,这是当前非常重要的辅助。四是必要时可暂时辅助少量抗抑郁药物支持性治疗, 但根本地心理结构重建是接受一次长程分析式心理治疗。

 

 

 

 

 

(关键词: 山东心理 山东心理咨询 心理治疗 心理罪 精神分析 潜意识 释梦 女性心理)

上一篇:九年三个英语国家游学后回国闭门学英语 下一篇:被人狂热追求动感情 怎料男友竟是复仇者
站内搜索        免责声明
中山心理治疗与咨询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者建立镜像
E-mail:zhongshanxinli@163.com,主办单位名称:山东省中山心理治疗与咨询研究中心,备案序号:鲁ICP备06008114号,审核日期:2006-02-09
      Copyright   1998—2009   ,Inc.All   rights    reserved   I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