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网站首页  | 热点透视  | 心理新闻  | 心理治疗  | 个案分析  | 心理咨询  | 中心简介  | 招生培训  | 梦与解梦  | 学术动态  
心理健康  | 专家名人  | 心理文摘  | 儿童心理  | 青少年心理   | 性学七味  | 女性心理  | 中老年心理   | 心理夕阳红   | 心理娱乐    
HyperLink
您的位置:Skip Navigation Links首页 > 梦与解梦 > 梦的呈现与分析   
梦的呈现与分析
    阅读次数:705 

 

中国心理分析网

      山东省中山心理治疗与咨询研究中心 摘编

 

 

梦者:小熊猫(我自己)

做梦时间:2006219

 

梦境一:在一个较大的郊外院坝,我和许多人坐在院坝周围玩耍。我吐了一口口水,掉在坝坎上。口水慢慢变成一只青蛙。此时我有点担心和不好意思别人发现这口水是我吐的。慢慢地,这只青蛙的嘴里吐出一条蛇。此时我心理是害怕。

 

梦境二:我和那些一起玩耍的人在院坝的中央。我担心我的衣服里有蛇。其他朋友想帮我抖出身上有可能存在的蛇。其中有一位年长的医生叔叔(他是我刚进医院时同科室的主任医师,也是我爸爸的好朋友)主动来帮我。他说,去掉衣服看有没有蛇。我觉得好像是抖掉了,又好像是身上没有蛇。然后叔叔抱着我,在地上翻滚了几圈。我感到,是叔叔很想抱我翻滚几下给别人看,我也接受他这样做。

 

梦境三:在写字楼的一个有三人位的女厕里,我在中间位,右边是一女性,左边好像是我老公。我心想,老公难道不知道这是女厕?我是解大便,但身上没有纸,我准备向老公要。此时我感到老公知道了这是女厕,忽然就不是他了而变成了一个女的。我感到为难,不好意思向那位女的要纸。

 

做梦前一周的生活与心理:白天主要做咨询。一周来的情绪很好,因为业务量和咨询效果,让我很有成就感。做梦的当天下午,和同事一起讨论、分析来访者的梦“女骑士和马”,之后,我对荣格关于集体无意识、原型与原型意象的概念,感悟了一番。

 

2006220,梦者的心理活动:

 

早上醒来,我感到这个梦很奇怪。然后又首先感到是一个性梦,觉得我有潜意识的性厌恶和恐惧。中午休息时想到此梦,还是觉得是反映我性心理冲突的一个梦。当我开始记录此梦时(下午2点),我感到此梦表面上反应的是性问题,但实质上是反应的是我人格(精神)结构的冲突现象。我对梦取名为“青蛙和蛇的共生与分裂”,我决定抽时间好好分析我这个梦。

 

2006316,我对此梦分析的笔记:

 

关于对“青蛙和蛇的共生与分裂”的理解,到目前为止,我内心涌动的仍然是荣格的告诫:通过原型与原型意象的理解中对梦进行分析;梦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现象,梦没有伪装,也没有说谎,也没有歪曲与掩饰,它们总是在尽力表达其意义。

 

我的梦,对我的无意识世界究竟表达了什么呢?我首先还是对梦境里的主要意象作了联想:

 

    郊外——旷野、自然、纯朴、集体无意识;

 

    院坝——休闲场地、舞台、个人潜意识;

 

    口水——细胞分泌液、精液、个人潜意识;

 

    青蛙——益虫、受保护、阴柔、母性;

 

      ——男性、阴柔、攻击性;

 

    厕所——隐私、宣泄;

 

    叔叔——父亲;

 

    老公——依靠、安全、力量;

 

      ——工具。

 

 结合梦前的心理活动,我认为此梦表达的意义是:我的恋父情结影响了我人格的整合发展。(在一个较大的郊外院坝,我和许多人在院坝周围玩耍)我的充满了原始朴素的无意识世界。(我吐了一口口水,口水慢慢变成了一只青蛙)水意旨我的无意识,充满精神要素或人格要素的无意识内容。口水变成了一只青蛙,也即是我人格与精神要素主要是阴柔的母性成分。(有点担心和不好意思别人发现这口水是我吐的)说明我对无意识某些东西的压抑和不愿暴露。(青蛙嘴里吐出一条蛇,此时我是害怕)蛇象征性、男性、智慧等等。在我的印象和对此梦的联想里,蛇意味着男性的东西,特别是阴险和攻击性。这个梦境表达了我无意识对自身男性意识的厌恶和排斥。梦境二的内容,更具体表达了这个意思,并表达了是什么东西让我对自身男性东西的排斥。

 

(我担心衣服里有蛇,朋友们都想帮我抖出身上可能存在的蛇)说明我的许多心理特点和观念都不接纳自身的男性东西。(年长的叔叔主动来帮我。蛇好象是抖掉了,又好像是身上没有蛇)这位叔叔是我敬仰的医生、我爸爸的好朋友,他的个性品质很像我爸。我觉得,这反应了在我精神层面里,只接受像我爸爸那样的男性或是具有我爸爸身上的某些特点的男性。(叔叔抱着我在地上翻滚了几圈。我感到他很想抱着我翻滚几下给别人看,我也接受他这样做)这是我恋父情结的一种典型的退行表现。与叔叔抱在一起在地上打滚,是只有儿时才能享受的亲子关系游戏。在我的实际生活中里,我有4姊妹,我排行老二,父亲也的确是从不掩饰地偏爱于我,我心理很得意,也有担心其他姊妹不高兴的感觉。我早已知道,我存在较重的恋父情结,特别是去年5月份父亲突然病重,好转出院才两个月又突然发病猝死,给我的痛苦和复杂感受,让我觉得恋父情结对我的影响很大,并有负面的影响,也明白了一点我为何排斥自身的男性精神成分(留在后面分析)。

 

梦境三里面的厕所,不应该是性或性场所的象征,它与后面的“解大便”相关,应该指我有不想要的东西,但又羞于做到不要。也就是说,厕所代表我的那种隐藏和羞怯心理:我不愿暴露我的自恋、我对自身男性精神的讨厌。(三人位的女厕,我在中间,右边是一女的,左边好像是老公)这是我性别精神的正常结构,女性成分多于男性成分。老公是我心理的也是我现实的阿尼姆斯对象,梦里出现的老公意味着我自身的男性存在。(我是解大便,但身上没有纸,我准备向老公要)大便是一种人体废物,解大便是一种行为,也是一种轻松、愉快的活动。我解大便,意味着我要排出自身不要的东西,而且是令我轻松的。如果说,我把自身男性成分(如坚强、攻击性)视为废物而排泄,那么我用“大便”表达了我对自身具有的男性成分的厌恶。但要实施排泄,需要借助老公的帮助(向他要纸),这意味着,我接受自身具有像老公这种男人的男性成分。(忽然就不是老公了,而变成了一个女的。我感到为难,不好意思向那位女的要纸)其实,我还是不愿接纳我内在的男性属性。这种内心的冲突使我并不宁静。我的扩展联想和体验告诉我,做一个纯粹的女人或修女,我更不愿意,因为我实际上是一个很依恋,甚至很依赖男人的女人。

 

我和我的潜意识沟通

 

时至今日是2006616日(农历521日),正好是我父亲去世的周年日,我的亲人们在老家要去父亲坟前祭奠。近日来,我总感到内心酸楚,不忍心回想去年此时送别父亲的幕幕场景。我今天在异地,只能从心里寄托我对父亲的哀思:亲爱的爸爸,您永远活在我的心里!为了使自己人格更好地成长,我想再次通过“青蛙和蛇的共生与分裂”,来认识我自己、发展自性。

 

通过“青蛙和蛇的共生与分裂”的梦,展现了我的口水变成了青蛙,青蛙吐出蛇……口水作为精液、液体的象征,它蕴育着青蛙和蛇象征的精神本质的东西,即母性柔情和男性力量。这些本质的东西,本来是共生于一体的,就像人体本身就有雌、雄两大性激素一样。可是,青蛙吐出蛇,意味着作为女性的梦者,其代表精神本质的雌雄成分在共生中分裂,似一种内在人格冲突或分裂的表现。为什么有这样的冲突?我该怎样去理解和调解?我想到的是我要和我的潜意识沟通,其实也是我和我的心灵对话。

 

1,认识和理解自己的情结

 

父亲意象与恋父情结。我的梦里出现的那位叔叔,是我的父亲意象。他是一位集男性力量和慈父之爱于一身的长辈。在与他共事的几年,我感到了他给我的父爱般的力量和父爱的温情。在梦里,他抱着我在地上打滚,寓意了我恋父情结的固着;他好像有意作给别人看,我也接受他这样做的这份心理感受,揭示了我为什么有此情结的固着。回顾我的心路历程,我与父亲的感情非同寻常(在此,我想简要地陈述)。

 

我父亲家系是一个很显赫的大家族。从集体无意识层面看,大家族的人继承有种族的高贵的精神素质,这挺让人欣慰的。但在中国的解放初期和文化大革命时期,这样家族的人,却是经历的心灵压抑和精神摧残。60年代是我的儿童和少年阶段,我深切感受到了父亲受政治迫害的心灵创伤,而我在4姊妹中,是唯一受到家族成份(大地主)株连的一个。我知道爸爸因此对我有内疚、因此非常疼我。我也因此更疼我爸爸,并想尽办法为减轻爸爸的痛苦而努力。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有几件事和情景留给了我永久的印象:

 

8岁时的一个晚上,父亲把我叫到他面前,他拿出一张存折,叮嘱我说:“孩子,如果爸爸没有回来了,妈妈需要用钱的时候,你就把这张存折给她。”我好木然!内心害怕。后来想起这事我总也想不通,为什么父亲当时不叮嘱哥哥?为什么父亲不把存折交给妈妈?我感到了我在爸爸心里的份量。

 

6岁左右,父亲经常当着我和哥哥,对哥哥训话:“你必须照顾和保护好你的妹妹!”每当那时,我心里既感受到温暖又感到纳闷。心想:哥哥才大我两岁,他也还小呵,为啥要他保护3个妹妹?难道男儿就是男人,女儿是弱者、天生就该被照顾?儿时的我已深深感到父亲、哥哥是我安全的靠山。

 

父亲是一位坚强、刚直不阿的男人,而他对老人的孝敬、对妻子的关爱却是让家族人感动的。最让我感到温暖的是,每当我生病了,哪怕一些小毛病,父亲都会迅速地配好药、端起水杯送到你的面前。

 

12岁时,因家庭成份不好差点上不了初中,父亲为争取我能读书,费尽周折、险些丧了命。那时,我再次体会了父亲的伟大,并在心里埋下了“这个世界上,唯有父亲是可以让我付出生命的人”的想法。

 

19767月唐山大地震,余震也波及到我们家乡。有天傍晚,能感到床强烈的晃荡,我吓得大叫。我们家当时只有我和爸爸在家,爸拉起我飞快往外跑。在马路上,父亲非常镇静,他抱着我的肩膀不断地说:“孩子,有爸爸在,别怕。这是余震,一会儿就会过去的。”我心里的恐惧顿时没了,仿佛有着只要跟爸在一起,就是地震了也心安的感觉。

 

父亲给我留下的感动有很多很多,我不能一一列出。而父亲的威严、暴躁一面却是令家族人望而生畏的,我也很畏惧他这一面。可这并不影响我对父亲深深的依恋。我发现其原因还应该有:在姊妹中,从精神上,父亲给我的赞许、慈爱更多,而给其他姊妹的严厉、否定多。他这种偏爱,在亲朋好友中是从不掩饰的,以致我有一种特殊和特别被爱的感觉。我也能觉察到,父亲因为我的懂事和优秀而给他带来的欣慰。我因为有父亲的宠爱而沉浸在一种幸福的感觉中。

 

在我结婚的头几年,我的一些心理现象让我觉得很不正常。比如,我常常担心我爸和我哥有矛盾、有痛苦。他们真的有不愉快的时候,我内心非常难受,这种难受超出了他们不愉快事件的性质和他们自身不愉快的程度;每当特殊日子里,全家人在酒桌上,我只要给爸爸敬酒,我的喉咙就像堵塞了什么一样,要么说不出话,要么眼泪汩汩流。1994年我进修了临床心理学后,我认为这种不正常的心理得到了调整。但有两件事始终还是让我奇怪:一件是我刚工作时,有人追求我给我写了一封长长的情书,我却高兴地把信拿去给爸爸看,请他作参谋;另一件事是我怀孕5个月时,有几天不知是什么原因,老爸对我很不高兴的样子、不理我。我好像第一次受到了屈辱一样,特别难受,又不敢问他为什么,我心理难过了很久。

 

去年夏天,我父亲病重、不久去世,我忽然觉得心里的灯塔熄灭了、精神支柱倾倒了。我甚至产生过,人生好没有意思、想陪伴爸爸在那静静的山岗上的想法。按照荣格的理论,我那段时间已被恋父情结所拥有,我受困在情结里面。

 

2.沟通我的阿尼姆斯和阿尼玛

 

梦里的蛇,是我潜意识阿尼姆斯原型的意象之一。我用蛇象征男性力量,而蛇是我不喜欢的动物,这意味着我对男性力量的不喜欢。不过,这份男性力量不是针对异性客体的力量,而是我主观客体的男性力量。许多的感受告诉我,我从小对父亲的感情,使我只认同跟父亲一样的异性;父亲和哥哥对我的关爱和照顾,使我有女性天生就应该被照顾的观念;父亲对我的宠爱与付出,和我对父亲的情感依恋,使我无意识保持并强化了“柔弱女孩”的心理角色。我无意识不想关照和发展自己的男性意识,甚至会排斥。对我来说,如果发展男性力量,就意味着我要变得独立和坚强,那样的话,就不能也不好意思享受特别的宠爱了。这潜意识的动因,怎舍得割断依恋的亲子关系?因此,无意识的“柔弱获益”成为一种内心驱力,使我抑制了自我男性意识而满足了恋父情结需要。难怪在我以前,只要有人说“你是女中能人、强人”之类的话,我就特别反感。事实上,我也的确不喜欢现实中那种个性强硬、或是那种男性化的女人。

 

梦里的叔叔,是我潜意识阿尼姆斯原型的意象之二。他是我现实中认同和依恋的阿尼姆斯对象,也是我的阿尼姆斯情结。在我刚认识这位叔叔时,就被他的人格魅力所倾慕,而他对我的关心和爱护,让我体会了儿时的父爱。梦境里的他,主动帮我抖出身上可能存在的蛇,以及他抱着我在地上打滚,很直白地表达了我受恋父情结影响的爱情幻想。梦里的他好像有意做给别人看、我也接受他这样做,揭示了我潜意识对情结的认同和炫耀的幻想。

 

梦里的老公,是我潜意识阿尼姆斯原型的意象之三。就阿尼姆斯原型的本质上,叔叔和老公意象都是父亲意象的再现和延伸。梦里我向老公要纸擦屁股,也说明我身上的负面东西,想依靠老公解决。帮助擦屁股的事,是只有幼儿时依靠父母的行为。如果说,此梦揭示了我潜意识认同恋父情结,那我进一步体会了荣格关于情结的理论。在荣格看来,情结有着它自身的规律,往往不受我们的意识支配,甚至支配我们的意识自我。情结在无意识中形成和积累,若是一个人认同于自己的情结,那么往往也就表现出某种特定的心理病症。

 

我终于理解了,在我的婚姻家庭中,我确实有无意识情结的病态表现。从婚姻开始到现在,在我的潜意识里一直把老公当成了一个较完美的父亲形象。好像在我的人生中,就没有断裂过父亲般的异性、就没有间歇过父爱一样。也许正因为这样,让我一直感受着恋父情怀,并且无意扮演着被关爱的柔弱女孩角色。这个角色,有时候真是苦了老公、对他很不公平。比如说,在初婚的几年,我只管我个人的感受,如果我认为他的举动让我不舒服,我会好几天不理他;有几次我们开玩笑在“婚姻与父母”中选择其一,我会对他说“我肯定选择父母”;我们曾经有过很艰难的时候,老公把压力一个人扛着。我心里尽管明白,但行为上很少为他分担,如果我向他要钱他不能满足我,我就不高兴并在心里埋怨他“为什么不能让我愉快?”那时的我,感觉好脆弱好委屈似的,特别想念原来的家,幻想着回到小时候能在父母身边永远不受苦该多好。我知道,我现在好像仍然像依恋父亲那样,依恋、甚至依赖着丈夫(比如,家里许多事情都是他做,就连我喜欢的书籍,大部分都是老公给买回来,他知道我爱读的文章,他会搜索所有心理网站,耐心地寻找,然后下载或打印出来)。可我也相信自己,虽有情结,但不会再被情结所左右。

 

叔叔的医者身份,是我潜意识的治愈者原型。在我的现实生活里,有几个像我父亲那样的长辈,但在此梦里出现的是医生身份的叔叔。我感到,他不仅是父亲意象的象征,他的医生角色,是我内在治愈者原型被唤醒。医生叔叔,在表现我恋父情结固着的同时,也唤起了我必须治疗这一情结固着的觉醒!去年,父亲逝世给我的心灵创伤,让我明白了受情结影响的幼稚心理。那时开始,我有意识地调整着我的心理结构。我将对父亲的情感依恋,意识化为对父亲的思念,对父亲的思念里,我将吸取父亲的人格意志为我的精神动力。我会更加意识到在老公身上的恋父情结的投射,还原老公非父亲的形象。我可以像依恋父亲那样依恋老公,但我不再会受情结支配而只满足自己的心理需要。事实上,在我写这篇自我心理分析的文章之前,我已经认为我成熟了许多、心理成长了许多;我也深深感觉到我从心里越来越爱我的老公。

 

治愈者原型的唤醒,使我认识到我潜意识阿尼玛原型的青蛙意象——被保护的益虫——被呵护的弱女孩——被关爱的母体,需要作以调养和调整。青蛙本身具有转换的功能,而通过分析我感到,医生的治愈者素质和青蛙的转化意义,意味着我有能力、并正在走向人格整合的努力之中。

 

按荣格的“从临床意义上来分析,情结多属于心灵分裂的产物”的理解,“青蛙和蛇的共生与分裂”之梦让我清晰地看到了,我内心情结的病理性以及它的转化和治愈的存在。我真实体验到了荣格的名言:今天人们似乎都知道人是有情结的,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情结也会拥有我们。我也更深入理解了荣格关于自性化及其发展的含义:自性化的目标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方面是为自性剥去人格面具的虚伪外表;另一方面是消除原始意象的暗示性影响。

 

 

 

 

 

(关键词: 山东心理 山东心理咨询 心理治疗 心理罪 精神分析 潜意识 释梦 女性心理)

上一篇:裸体之梦的背后 下一篇:梦与自我心理分析
站内搜索        免责声明
中山心理治疗与咨询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者建立镜像
E-mail:zhongshanxinli@163.com,主办单位名称:山东省中山心理治疗与咨询研究中心,备案序号:鲁ICP备06008114号,审核日期:2006-02-09
      Copyright   1998—2009   ,Inc.All   rights    reserved   ISP